[导读]:本文(《上海贝尔的几个“第一”(4)》)由来自廊坊的网友投稿,并经由本站(贝尔实验室主题网)结合主题:上海贝尔在哪里,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主要记述了程控交换机等方面的信息。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国内第一个开通的上海贝尔本地生产的S1240 程控交换局

从1984年8月上海贝尔与沈阳局签订的第一个S1240直供设备合同开始,第一批进入中国市场的S1240程控交换机是由比利时贝尔直供的ALIC型程控交换设备。接着,开始由上海贝尔进行本地组装生产、软件设计、安装测试,向用户提供新一代ELC型程控交换设备。

虽然由比利时贝尔直供的ALIC型设备已在京沪两地安装开通,但由上海贝尔自行组装生产、安装开通新的ELC型设备,情况却极不乐观。当时,除了在比利时有一个小规模的试验局外,第一台E型机还只是在北欧尝试开通中。E型机仍处在继续开发和完善阶段,软件不成熟、不稳定。特别是比利时贝尔对中国复杂的话务状况缺乏了解,使软件更是“水土不服”。比如:对国内通信运营商的维护习惯和业务方面尚不适应,主要是测量台和长途半自动人工台问题。此外,由于上海贝尔厂房面积较小,外方在设计生产布局时,砍掉了程控交换机的出厂整机测试部分,整机测试改为现场进行。没有经过整机测试的交换机出厂到了现场后,由于现场技术资源有限、状况复杂,造成解决问题费时较长、效率较低。

在各方质疑声中,安徽合肥电信局全力支持上海贝尔,合肥宿州路市话局成为国内第一个由上海贝尔本地组装生产、软件设计、安装开通的S1240 程控交换局。为什么是安徽敢于带头“吃螃蟹”呢?时任安徽邮电管理局局长的周德强(后曾任邮电部副部长、信息产业部副部长)在其回忆文章里说:

一开始,双方的压力都很大:开不出局,上海贝尔打不出品牌,安徽管局也承担着很大的风险。为什么安徽局要冒着风险购买上海贝尔本地生产的设备并开通国内第一个S1240局呢?当时我们坚持这样做是出于以下几点考虑:

第一,上海贝尔合资项目是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考察的,当时国内没有能力生产程控交换机。国外开发商不愿意把技术转让给中国,只有比利时贝尔公司有转让合作的意愿。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和中国合资建厂,并承诺把技术转让给我们,作为用户,应该大力支持这个合资企业。这不仅是支持上海贝尔一家企业,更大的意义在于支持我们通信产业发展“三步走”的战略,支持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

第二,尽管S1240刚开始问题比较多,但我们坚信这是先进的技术,新技术的应用总会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我国在70年代开始搞自动拨号网时,也是问题一大堆,但通过各方的合作与努力都逐步解决了。因此,尽管上海贝尔的产品当时问题比较多,但我们坚信只要能齐心协力,不断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就一定能开好这个局。

第三,从技术角度考虑,我们当时倾向于采用制式不宜太多。有了本地生产的程控交换机,如果这个制式在技术上是先进的,在应用上是可行的,就可以统一到这个制式上,这样组网和接口都比较容易、方便。当然,后来为了引入竞争机制,搞了多种制式,但到现在我还是认为在一个省内应该坚持两至三种制式为好,不宜“七国八制”。 

第四,当时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我们邮电部的老领导,以及邮电设计院、研究院从事自动拨号网的专家们,都非常支持S1240工程,有这么广泛的支持,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而且我在和上海贝尔的干部职工的接触中,发现上海贝尔人无论是中方员工还是外方员工都非常敬业,吃苦耐劳,全力以赴解决问题,外国工程师就睡在机房连续工作,这让我们在困难中看到了希望和信心。

尽管如此,我们在开第一个S1240程控交换局的过程中,还是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有政府的压力,有用户的压力,也有对设备选择的压力。当时各地开通程控电话的省份也有不少,如果我们省的程控电话建不好、通不上,适应不了改革开放的需要,政府部门肯定会有意见。当时建设程控电话除了自筹资金,还要向用户收取附加费、改制费,如果老是开不通、开不好,用户意见当然会很大。另外从客观上说,别人花钱买了一个稳定的设备,我们花钱却买了一个问题多、运行不稳定的设备;别人用软贷款买外国公司的设备,可以派很多人去国外学习考察,我们买上海贝尔国产设备,却难以有出去考察的机会。但是,尽管困难很大,压力很多,我们对这样的选择一直没有后悔,也始终坚信一定能够成功。

对宿州局的安装调测,上海贝尔上下全力以赴、背水一战。当时,硬件设备在1986年上半年安装完毕,但软件调试一直不行,老是通不了,折腾了将近半年时间。外方技术专家和中方员工一起日夜工作,解决问题。徐智群在回忆文章里写了当时的一个细节:

记得当时外方技术部总监Chris Goode坚持在机房,带领中外技术人员,通宵达旦工作,在机架前爬上爬下......有一次,他那标志性的光头被撞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上图:外方技术总监

上图:外方技术总监Chris Goode (中) 和徐智群 (右) 在庆典上

据参与安装调试的老员工姚世明回忆:

我有幸参加了S1240第一个局的建设。当年我主要负责PCM的安装调试。由于当时S1240 技术上不成熟,所以技术难关像一堵堵墙横在面前,步履艰难。PCM是局与局间的通道,是架通局间的桥梁。由于当时局间电缆老化,所以要获得符合程控要求高质量的数字中继点很少。为了配合S1240的全面畅通,必须将PCM通道打通,其中除了PCM设备本身应符合S1240 要求外,更要求全程组网符合S1240要求。但事实上,因合肥局原来线路老化,所以尽管PCM设备本身符合要求,但局与局链接起来却有误码,传输中断时有发生,严重阻滞全网的割接。当时大家都束手无策,找不出原因。我是全程全网调测的负责人,责任重大。我深入了解后,认为问题可能处在MDF上。在合肥局的配合下,我仔细检查了MDF,发现MDF灰尘太多,绝缘下降;另外MDF中的保安器中有个热线圈是一只RFC,使2Mb信号有一定衰减。我果断采取消灰和短路热线圈等措施,再进行连通测试。误码、中断明显消去,局与局之间通信正常。

经过中外员工的艰苦努力,问题基本得到了解决,符合割接要求。在投入使用前,邮电部副部长宋直元、电信总局副局长解晓安、基建总局总工程师朱一鸣等有关部门专家组成检查小组,进行了并网试验,结果表明该系统的基本功能具备,已可承担业务,维护等管理功能也可投入试用,虽然还存在功能不全和软件故障等问题,但可以试运行。

1986年12月中的一天,正式进行割接开通。上海贝尔财务经理顾润兴回忆说:

我虽未去合肥参加开通,但心也悬在那里。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中外方领导和技术人员从上海出发奔赴合肥。当时上海到合肥还未开通飞机航线,人们在坐车赶路时还被风雪所阻,半夜赶到南京后再马不停蹄赶去合肥。紧张的心情直到宿州路局开通、割接成功,方始松弛下来。在上海的职工,接到合肥开局现场经过S1240程控交换机传来的报喜话音,好像听到初生婴儿啼声时一样兴奋和欣慰。

【上海贝尔在哪里】上海贝尔的几个“第一”(4)

上图:1986年12月15日,安徽省邮电管理局和上海贝尔在安徽合肥举行国内第一个本地生产的S1240程控交换局的开局典礼。邮电部副部长宋直元、安徽省副省长张大为、比利时王国驻华大使霍伦兹、比利时贝尔公司总裁科纽等中外宾客一百余人出席了典礼。

尽管开通了第一个局,但公司仍然面临着很多困难和挑战,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在邮电部的指导协调下,在中外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公司终于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关,使S1240成为中国市话程控化、长途网程控自动化的中坚力量。1990年,浙江平朔S1240局的开通也是一个里程碑,是在没有任何外方专家帮助下、由中方员工自主安装调测并开通成功的第一个局。

原邮电部电信总局局长张立贵在回忆文章里曾如此评价S1240:

20世纪80年代末,我们提出了一个口号:到20世纪80年代底、90年代初,通信网实现市话程控化。在市话程控化中,上海贝尔作出了贡献。市话程控化为我们的长途网自动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创造了先决条件。当时,大多数老百姓认为有钱或有权才能家装电话,家有电话是身份或财富的象征,所以老百姓对市话程控化带来的变化反响不大,因为就打市内电话而言,程控和非程控电话之间的差异不是十分显著的。而长途网实现全程控自动化后,老百姓的体会就不一般了。过去打一次长途要到营业厅去排长队,通话效果还很差;但实现自动化之后,在家里就可以方便地打高质量的长途电话。而全国长途骨干网上用的长途交换机,就是上海贝尔生产的S1240程控交换机,而且是全国长途网上应用的唯一的交换机机型。所以说,中国通信网的建设发展离不开上海贝尔奠定的坚实基础。

2014年11月11日下午4点,安徽电信最后一台S1240端局(合肥宿州路市话局)在合肥机房成功下电,标志着S1240万门市话程控交换机在履行完成28年的历史使命后在安徽光荣退役。对S1240设备充满深厚感情的安徽电信人在机房合影留念,与S1240依依惜别。

老子曰: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老子曰: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老子曰: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但是,历史当铭记,精神要传承!

上海贝尔在哪里视频

上海贝尔赵群:需尽快解决TD-LTE在D频段的规划,为产业发展指明方向

相关问答

问:上海贝尔MSA2K-3513NA说明书,现在不知道管理IP地址是多少,进不去.谢 谢

答:恢复默认配置再试一下


问:上海贝尔和阿郎到底什么关系?贵阳联通就是贝尔在做优化,主设备又是阿郎的,到底什么跟什么啊?

答:在和阿尔卡特合资以前,上海贝尔就属于中央工委直属的大型国有企业 (2003 年国务院国有 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后,由国资委主管 ) ,而合资以后,中方和阿尔卡特分别持有所 有股份的 50% 和 “50% 加 1 股 ”( 总股份为 100% 加 1 股 ) ,这个著名的 “ 黄金一股 ” 模式使得阿尔 卡特能够将合资公司营业收入计入其欧洲上市的集团财报,而同时经过谈判的结果,也使得上海贝尔拥有了阿尔卡特亚太研发中心。


问:上海贝尔在贵桥路那边是不是有个研发中心?

答:上海贝尔总部地址是宁桥路388-389号,以宁桥路为分界线,分两个片区。388号南片区的另一个门开在云桥路上。桂桥路那里是事业部LTE的研发。


问: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朗讯公司 在南京的具体地址在哪边??

答:南京市南昌路40号长江科技园10-14楼,不知道你要找哪个部门,各个部门分布在不同楼层


问:光猫上海贝尔I-010G-V,可以自动拨号吗,在哪里怎么设置啊

答:  尊敬的用户,您好。很高兴为您答疑。根据您提供的信息。您是否想破解您的猫使用其路由功能呢?这里不建议您破解。破解后的猫可能会出现连接不稳定,掉线等现象。严重点说,如果破解不成功,可能会导致猫损坏或者不能正常使用。同时,建议您可以考虑购买使用无线路由器,无论无线功能,路由功能都更加专业,更加稳定。您理想的选择。望您斟酌我的回答。祝您生活愉快。
希望我的回答可以带给您一些帮助,能够得到您的采纳。谢谢。
  如您想了解更多,欢迎来安徽电信知道平台或安徽电信网上营业厅提问,会有更多专业客服为您解答。


问:光猫华为HG8245,更换了上海贝尔悦me E-140W-P在设备注册时在百分之40卡住了,如图

答:pon的接入方式与dsl不同,如果局端设备未做处理,用户端光猫必须与局端相同厂商,否则无法正常注册。如果局端设备允许其他厂商光猫接入,也要进行匹配调试,并非任意型号均可直接使用。再退一步讲,如果您的光猫型号已经通过调试,也需要使用局端的注册方式,如密码认证注册、loid认证注册或sn码认证注册等等。因此,您需要确认:这个型号的光猫是否可以在您的线路上使用,还有注册方式是否正确。